快捷搜索:  �Ҽü  sqlע�ë  ��Ʒ  ��Դ  ��һ  ֯�Î  �Ż¯  ��Ŀ

周迅:从精灵到凡人需要几部戏?

原标题:周迅:从精灵到凡人需要几部戏?


《你好之华》其实很早就看了,一直想写点什么,但总觉得撑不起一篇文章就放下了,直到几天前看到金马奖上的周迅,忽然想说说她。


《你好之华》讲的是周迅饰演的之华,代替刚去世的姐姐参加同学会,却在那里遇到了年少时的钦慕对象尹川而引发的一系列故事。


其实说起来,之华这个人物并不出彩,一个普通的职业妇女,在一家图书馆做管理员,小时候性格腼腆害羞,长大后,也不擅长在人前发言。其中一幕,她穿着羽绒服从街边走到镜头前, 和我们身边的40岁妇女并无二致。


不过,虽然影片展现的都是一些职业妇女日常,我们还是会看到之华身上,比同类角色多了些可爱俏皮的孩子气。


比如,在照顾婆婆时,虽然能看出媳妇对待婆婆那种紧张无奈,不敢出错,但在撞到婆婆和一个老爷爷的来往时,瞬间变成了中学时期的那个好奇宝宝,偷偷去找老爷爷打探关系。


和丈夫以及尹川这样的平辈相处时,完全就是俏皮的小女孩性格,会和尹川写信分享自己的生活琐事,聊起丈夫吃醋:“我感觉他还是在生我的气。”和丈夫的不愉快,最后竟然是用纸杯电话和好。


带狗狗回娘家时,又成了家里最得宠的小女儿,撒娇赖皮,怎么都不肯说出带狗狗回来的目的,而要妈妈一个个猜。

而最让我感动的,是她在安慰因姐姐去世而伤心的侄子晨晨时,抱着他温柔的说:“男孩子也是可以哭的。”而不是像我们常见的那种“男孩子要坚强,不要哭”的鼓励。


但再怎么可爱俏皮,对比周迅之前饰演的那些精灵般的角色,总觉得过于平淡。


之前周迅饰演的都是什么?


从《大明宫词》里天真的太平公主到《李米的猜想》中偏执的李米,从《夜宴》中单纯的青女到《如果爱》中心机的孙纳,从《苏州河》里炙热的牡丹再到《画皮》中邪灵的小唯,没有一个角色不带着一身骄傲,眼波流转,就是漫天星辰。



但《你好之华》里的之华太过平凡,平凡到了卑微的地步,这种卑微,来自于姐姐从小到大优秀掩盖。


所以在尹川将自己认成姐姐后,也不去解释,还写着:“尹川,你好,你还记得我妹妹袁之华吗?她不太引人注意,如果你已经忘了,也不奇怪。”这样的自己都让自己没有存在感的词句。


而这部剧,也是周迅第一次在电影中出演母亲的角色。所以很多人都说,连“永远的少女”周迅都开始演妇女了,看来是没有好角色她能演了。

其实,网友最近对周迅的讨论也很多,特别是《如懿传》刚出来,前几集那些演员状态不好的补拍镜头,周迅的浮肿大脸,公鸭嗓再配上嘴巴嘟嘟,引发了全网的嘲讽.


有人说周迅老了,还有人说没灵气了


老了我们先不提,只说灵气。很多人都有一个误解,灵气,是周迅的一部分,但灵气,从来就不是周迅演技的一部分。

之前那些电影所表现出的灵气,不过是角色需要,是天资和形象的天作之合,但不是每一个影视角色都需要灵气的,有些角色一往而深,而有的角色要收,要稳,要钝,在这种时候,展现灵气反倒是个是错误。

惹起风波的如懿,就是这样的角色。


相比于《甄嬛传》的宫斗,《如懿传》更像一部深宫纪录片,导演想展现的是繁华盛世下帝王夫妻的婚姻围城,探讨深宫对人性摧残,所以花了大量镜头去展现深宫日常,嫔妃坐在一起嗑瓜子吃点心,如懿和海兰绣花聊八卦,以及长街上扫地的宫女,修瓦的太监。

周迅需要展现的,是如懿从前期的单纯真挚,再一点一点被深宫压抑,最终成全绝望的过程,所以灵气反倒越后越要避免,化为收敛稳重隐忍

这是一个改变的过程。就比如即便前期妆发误人,状态不好,如懿的少女情思依旧在藏在周迅的幽微的眼神和动作里,真实可触。


当弘历让青樱参加自己选秀又不好意思直接说选她当福晋时,青樱想确认皇上心意,一个转头,一句“你真的不选我啊”,将十几岁少女娇俏春心表露无疑。


而在被枚答应连环陷害,差点遭受杀身之祸,如懿回宫后害怕惊心,还要强颜欢笑安慰别人,给李玉送药。

终于在众人走后,一个人坐在夕阳照射的宫门口,托腮默默,想着这日子举步维艰,无依无靠,如何生存下去的迷茫,被陷害后的委屈,望着宫墙,两滴泪要落不落,着实让人心疼。



演技的高光时刻,则是在贴身宫女阿箬当众指责自己陷害仪贵人时,面对信任之人的背叛,周迅没说一句话,仅仅坐在那里就将如懿的惊讶,恍惚,无措,愤怒、失望,害怕完全表现出来。


说是表演,倒不如说她已经陷入角色中,不敢相信陪着自己从小到大的侍女,竟然会背叛自己。


到了后期,心死绝望,周迅就再也没有将如懿的腰板挺直。


这些从前到后,或细节或宏观的表演细节,在剧中比比皆是。但最让我震惊的一点是,即便我带着周迅演技真好这样的心态看《如懿传》,依旧不能将周迅和如懿联系到一起,难以出戏。


这样说吧,《甄嬛传》,名场面不断,观众看得过瘾,孙俪演的也过瘾,就比如“皇上驾崩”那里,“崩”字出口,孙俪两滴眼泪直接封神,我的天啦,该是有多好的演技才能精准控制眼泪在哪一秒流下来。


但即便这样的重头戏,却依旧难让我产生共情,只会感慨演的真好,而不是心里嗝噔一下,随着角色流泪。


但周迅的戏会,这里重点说一下如懿的最后一场,她坐在檐下回想和皇上的过往,细数一个个嫔妃,说如果他们还活着,现在是不是还会坐在一起喝茶说话。目光澄澈,羽化升仙,如懿没哭,但我硬是替她将那一滴泪流了出来,因为实在是太难过了!明知道是周迅在演,还是替如懿难过的难过。

用合作过两个演员的导演郑晓龙的评价说:

“我觉得周迅就是为演戏而生的一个人,所以她的表演非常精彩。她有些戏很出乎你的意料之外,比如说她从哪儿出来一笑我特别喜欢,发自内心的,我觉得既好看又真实。”


周迅演戏说浅了叫体验派,说重了叫无意识。最大的必杀技就是真实,那种真实是角色带出来的情感,而不是你设计出来哪一秒流泪,哪一秒要用哪种情绪,已经彻底融入了角色。

所以才会有《如懿传》里如懿对皇帝彻底失望,回宫时经过门槛,忽然停了一下,然后再抬脚迈过这样一个细小的动作。这个动作将如懿内心的悲戚惘然表露无遗,恐怕也只有在真正陷入角色中才会下意识的做出。


所以才会有《你好之华》里,周迅和岩井俊二一起按照剧本风格为之华设计各式碎花衬衫、长裙与羽绒服的混搭,并涂上了淡蓝色指甲油,她认为,这个指甲油是中年之华和14岁自己的一个维系,是两段时空的衔接点。

这时的周迅,已经不再需要用灵气来证明自己,而是完全将自己回归到了最自然的状态,不演而演,成为角色,而不是饰演角色。


至于很多人说周迅老了,在《你好之华》里,有一个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特写眼神,是之华提前离开同学会时,走到门口忽然听到姐姐当年的毕业感言:“如果你问我未来的梦想和目标,我一下也没法说的特别具体。”


这个抱着衣服的之华就是那个未来,姐姐去世了,自己也已嫁做人妇,时间在她脸上留下痕迹,眼眶中除了眼泪,对姐姐逝去的悲伤,还有对少年时光的想念,最终扭头回身,对过往时光再度告别。


而这个告别也像是周迅的告别。有人评价周迅说:“她有一张未婚妻的脸,还有一双满是星辰的眼睛,感觉她这一生永远都是在夜晚长安街上遇见薛绍的太平公主。”



可周迅总会老去,在生活中老去,在戏里老去。


李少红说,周迅是靠恋爱来演戏的。如果说少年周迅是《大明宫词》里,太平第一次遇到薛绍时说的:“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,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。“


那周迅老了,应该怎么说?


是如懿对夫君说的那句:“皇上,你知道‘兰因絮果’这句话吗?我少时读的时候只觉得惋惜,如今明白了,花开花落自有时。”


那个在长安城元宵灯会中摘下昆仑奴面具的精灵少女,终将在光影里陪着我们一步一步进入中年,然后告诉你,中年,有中年的精彩。


作者:你冲。万物出笔尖。

周迅的哪个角色最打动你?为什么?

留言告诉我们吧 ~